六码六肖中特|黄大仙今晚六肖中特|
首页 美文

开掘生命之美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4-16 18:09)
文章正文
  人是世界上最美的,但人的感情与意识又是最难体现的。《韩非子·外储说左上》记载一个故事:齐王找人画像,先后找了很多人都不满意。后来找到齐国最有名的画工。画工说他画不好人,只会画人没有见过的鬼怪。齐王让他画了一张,一会儿他就画出一个面目狰狞的鬼怪像,令齐王感慨画鬼容易画人难。
  黄志林先生多年来从事水墨人物画创作,置身于矿工、山民、自然之间,探求艺术的掌控力和人性美,领悟传统水墨画神韵,汲取现代人物画气脉,其作品充满对生活的爱恋,关心内心的声音,关切生命的价值,坚持与内心的清明互为表里,体现出水墨人物画艺术与精神本质相和谐的统一关系。认识其时间不长,近来对其创作多有关注,常常被其作品中洋溢的人性之美所吸引,深深地感受到人类最醇厚的情感与高贵的尊严。
  创作题材始终是一个成熟画家考虑的首要问题,黄志林深藏于心的矿工情结,使之一直以来用他的画作来表现矿工,了解矿工,塑造矿工的形象。其创作的矿工人物作品以水墨为主,用笔豪迈,墨色饱满:一张写满沧桑的?#24120;?#38405;尽人生;一双质朴的眼睛,看透世事;一副坚实的身躯,扛住了苦难;一位矿工,凝重地站在苍茫暮色之中,画面尽显生命的顽强与不屈,观者会有一种无言的苍凉涌上心头,万千言语难以诉尽。生活形象经过画家的妙?#20540;?#21270;,变成艺术形象,且有了一定的经典性。画家善于以淋漓的墨彩,对周围背景加以渲染,并根据人物的性格特征,挖掘人物的内心世界,情感真挚深沉,形象轮廓清晰,富于立体感,道出矿工人物心头洋溢的对美好生活的憧憬。生动逼真的人物描绘,也浸注了作者对人物灵魂深处的开掘,彻悟世道人心。
  描绘藏区人民是黄志林又一重要题材,不仅是对于当地人民的生活状态与民族特色的直观体现,许多画作中也传达着藏族人民的?#25345;志?#31070;与信仰,带来全新的艺术效果。黄志林很多雪域人物佳作完全没有背景的渲染,重在写实性的形体塑造,突出表现淳朴的藏族风情,突出笔墨的细腻感觉,让留白写出高原的苍茫、悠远和神秘。勤劳的藏区女子正在高原上放牧,手?#32654;?#20316;工具,神态安然;纯真的藏族少年,面带浅笑,注目远方,可爱中透着顽皮;饱经风霜的老人,手摇经轮,凝神而思,斑斓的藏袍彰显极富特色的地域色彩。所画人物笔墨简练,含蓄自然,无论构图、造型、用墨等,其功底显而易见。整幅画墨彩浓郁,意境温暖,?#24425;怪?#20307;形象更为突出,仿佛耳畔传来了悠扬的高原牧歌,让人不觉陶醉在这一方画意的苍凉静美之中,让人深思,耐人回味。严羽之“言有尽而意无穷”,与谢赫之“笔不周而意周”所指就是其画意也。
  近年来,黄志林也创作了不少仕女题材作品,构图饱满,意?#24443;?#38597;,几株宽大的芭蕉,数朵怒放的牡丹,或者巧妙添入几株墨竹,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正行走于小径上,聘婷?#30041;了?#22312;观花,几分闲适,几分清幽,简约的笔法传神地刻画出人物的内心世界。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其高士写意画,观其所绘这些高人雅士,无论读书对弈、猜拳蹴鞠,或操琴画图、煮茶饮酒,?#35760;?#23613;其趣,卓有神采。画中人有故事、有情节、有内涵,也有细节,有品位,配置芭蕉、修竹、老树、童子相?#32784;校?#26500;?#23478;?#22659;悠远,崇尚自然,尊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。这一点暗?#29616;?#22269;传统哲学之“大象无形”“返璞归真”理念,讲求自然逍遥的脱俗情?#24120;?#22374;然自?#33579;?#28165;和淡逸的审美理想和人格价值取向画外之功,窥见一斑。
  水墨人物画创作的精神?#21171;校?#36149;在心灵深处对于人性本?#39318;?#24577;的真诚品读。黄志林先生以其独到的视角,以一颗仁爱的赤子之心,关注人性,关注亲情,关注人物的内心,尤其善于表现小人物,渗透着人间大道理,张扬着人性之美,没有任何做作?#31508;?#30340;痕迹,放射出超逸的人格与思想魅力,如同青藏高原上不?#23569;?#28174;的佛光和温暖的阳光,带给人们信仰的热情和沸腾的温?#21462;?#36825;种独特视角的关注方法,令人物极具鲜活的生命力,使作品具有了人性化人文化的色彩。仔细观赏黄志林的画作,仿佛人物就在我们的身边,如闻其朴实的乡音,那么亲切,那?#32431;?#29233;。在创作技法上讲究外收而内扬,局部张扬而整体内敛,且笔法有油画味道,有草书的精义,很好地取得了矛盾的对立统一的平衡。
  常言说,君子要敏于行而讷于言。黄志林先生说话音量不高,语速不急不慢,为人谦和,平易近人,但却是一?#40644;?#26377;修为和禀赋的艺术家。纵观其水墨人物画创作,近些年呈现出多元化态势,有古典的,有现实的,表现的;也有超现实的,变形的。其笔墨相互为用,笔中有墨,墨中有笔,既要状物传神,又要抒情达意。有时候也反其道而行之,虚的变实,实的变虚;尤其弥漫于作品之中的人性光芒,让情随形走,情化形走,情形?#27815;擼?#22914;同交响乐一样美丽,这是他审美广度的开拓和审美深度的挖掘,也是一個画家艺术实力的最好体现。
  编辑:安春华
上一篇:白葫芦花 下一篇:赵成龙:把家乡搬进画中
标签
?#35753;?#25991;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
六码六肖中特
四川时时真的吗 北京pk10辅助软件下载 sg飞艇计划软件app 大乐透综合基本走势图 吉林时时玩法介绍图 30万本金网赌能稳赚吗 pk10平投技巧稳赚 群北京快3开奖 金吊桶论坛稳赚包六肖下载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