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码六肖中特|黄大仙今晚六肖中特|
首页 美文

他是皇族,娶了“姐姐?#20445;?#29233;了七十年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4-15 18:38)
文章正文


  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的妻子叫章宝琛,他们的爱情让人们为之感动。然而,这样浪漫的爱,却是从一场并不浪漫的包办婚姻开始的。
  说起来,启功的家世非常显赫,他是?#36203;?#24093;九?#28010;錚?#24685;亲王弘昼八?#28010;錚?#26366;祖父溥良为光绪六年(1880年)庚辰科进士,祖父毓隆为光绪二十年(1894年)甲午恩科进士,父亲恒同封奉恩将军。奈何启功周岁丧父,幼年祖父也驾鹤西去,家中一贫如洗,一家人住在启功曾祖门生赠予的房子里,生计全靠启功的母亲操持。虽然家道中落,母亲却依然敬畏这个特殊的家世。1932年3月5日,天上飘着蒙?#19978;?#38632;,那一天正是家?#23633;?#31062;的日子。也是启功和章宝琛初次见面的日子。
  那天,母亲特意找来一位姓章的姑娘来帮忙,叫启功去胡同口迎接,不远处有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,看不清面容,却让他想起了戴望舒的《雨巷》,那会是一个像丁香一样的女子吗?#30475;?#36208;近了,才发现那不过是此情此景下的错觉,这个女人看起来乡土、质朴,完全没有了那让人心动的气质。母亲却告诉启功,这是她和姑母苦心为他物色的媳妇。
  二十岁年轻气盛的启功?#22993;?#25104;就事业,哪里有心思成家,可母亲的一番话让他心软了:“你父亲离开的早,妈守着你很苦!你早点成家,身边有个依靠,我就放心了……”
  看着母亲日渐苍老的面容和粗糙的双手,他勉?#30475;?#24212;了下来,“行吧,只要妈你觉得满意就行啦,我听你的。”
  这年10月,只见过几面的启功和章宝琛举行了简朴的婚礼。宝琛稍长两岁,启功便恭敬地称他为“姐姐?#20445;?#22905;低?#38750;?#31505;,颔首答应。宝琛的性格如她的长相一样温?#24120;?#23545;启功擅长和喜爱的书画一无所知,是个非常无趣的家庭?#20061;?
  相比年轻气盛的启功,章宝琛沉稳、理智。启功爱写字作画,练字练画时稍不顺意便把纸搓成团扔掉,常常一天下来纸团可以盛满一箩筐。宝琛一言不发,默默地把废弃的?#21482;?#32440;张收集起来。
  一次启功的画被人看上了能卖个好价钱,可人家却嫌他的字不好看不让他落款。启功气得一把抓起自己练的字揉成一团,狠狠地把纸团往地上摔。
  宝琛把他的字捡起来,小心舒展平整说:“你的?#32440;?#20043;以前已有很大长进了。”
  启功心里诧异,却自是不屑:“你懂什么?”
  宝琛也不恼,她从自己收藏的启功废弃的作品集里抽出一张,把它跟刚扔掉的字放在一起比较分析说:“你看这是你上个月写的。我觉得你这幅写的,比上个月写的好看多了。你写的画的我都留着,比着看才能有长进。”
  章宝琛的话就像一缕清风,在启功懊恼烦闷的时候总能给予他最温柔的抚慰和陪伴。
  后来,启功中断了学业去当了三年教员,可很快就被解聘了。收入微薄,生活一下子变得很艰辛,可章宝琛从没怨过。
  为了让启功安静写字作画,她一边纳鞋一边静静看着他用功。为了省钱给启功买书画,章宝琛精打细算,省吃俭用。
  1937年,北京沦陷,启功丢了国文教员的工作,日子渐趋拮据。一天,他看见妻子在?#24863;?#22320;缝补一只破了?#29238;?#27934;的袜子,禁不住满心酸楚。他想卖画赚钱,但当他背上画卷准备出门时,又犹豫了。章宝琛明白,丈夫舍不下脸来,便说:“你只管画吧,我去卖。”那天傍晚,突然下起了大雪,启功见妻子?#22993;?#22238;来,便去接她。远远地,他看见娇小的妻子蜷缩在小马扎上,身上落满了雪花。看到他,妻子起身挥舞着双手,兴奋地说:“?#30343;?#19979;两幅了。”
  启功湿了眼眶。这样困苦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几年,最困难的时候,宝琛把自己的首饰变卖补贴家用。给他做好吃的东西,不论日子有多困窘,她每个月都会给他留下一些钱,供他买书。婚前,他说这老式婚姻就像狗皮膏药,粘得很;婚后,他却说几十年来,从未后悔娶她,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。
  1957年,启功被划?#20254;?#21491;?#20254;薄?#23613;管他常以“咱家是封建家庭,我受的是封建教育,划成右派不算冤”自嘲自解,但终也难掩内心的苦楚。章宝琛心疼启功,抱住丈夫泣不成声:“以前那么苦的日子都挺过来了,还有什么能够难倒我们?”
  她深知启功爱?#19981;埃?#23601;劝他:“有些不该讲的话,你要往下?#21097;?#20351;劲儿?#30465;!?#21548;了妻子这些朴素的话,启功心头荡起一股暖流,终于解开了心头的死结。
  几年后,启功重登讲台。正当他全力以赴要在学术上进行冲刺时,“文革?#21271;?#21457;了。他再次被迫离开讲台,一切公开的读书、写作也被迫停止。为了让启功专心在家练习书法,章宝琛天天坐在门口望风。一见红卫兵来,她就佯装?#20154;?#32473;启功报信。为防止抄家,她?#20302;到?#21551;功的藏书、?#21482;?#25991;稿,用纸包了一层又一层,捆放在一个大缸里,深埋在后院。
  1975年,章宝琛积劳成疾,一病不起。她深感自己来日无多,便在医院里给启功交代“后?#38534;薄?#21551;功大惊不已,立刻匆匆赶回家。来到后院,拿起铁锨,按照妻子说的位置挖下去,果然挖到一口大?#20303;?#25644;出来一看,共有?#27597;?#40635;袋,一幅幅启功早年的书画作品、一本本文稿藏书,竟然全部保存完好!捧着自己的心血之作,启功的心在颤?#19969;?#31456;宝琛这个不通文墨的弱女子竟敢冒如此大的风?#29031;?#34255;他的作品,这该需要多大的勇气!
  他不由心生感慨:一生得宝琛这一知己,足矣!
  章宝琛一直遗憾自己没有孩子,而且始终执著地认为是自己的错。她曾不止一次地叹息:“如果?#27597;?#22899;子能給你留下一男半女,也就了却了我的心愿。”她病重时,更是千叮咛万嘱咐:“我死后你一定要再找一个人来?#23637;?#20320;。”启功说:“老朽如斯,哪会有人再跟我?”章宝琛说:“我们可?#28304;?#36172;,我自信必赢。”
 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章宝琛伤感地对启功说:“我们结婚四十三年了,一直寄人篱下,若能在自己家里住上一天,该有多好。”启功的一位好友听说后,立即决定把房子让给他们。第二天,启功便开始打扫房子。傍晚,当他收拾好一切,迫不及待地赶到医院时,妻子却已经与他阴阳两隔。
  两个月后,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,他怕宝琛找不到回家的路,便来到了她的坟前告诉她:“我们有自己的房子了,你跟?#19968;?#23478;吧。”那天晚上,他特意炒了?#29238;?#22905;最?#19981;?#30340;菜,一筷子、一筷子地夹到她的碗里,直到菜满得从碗里掉出来。他开始趴在桌上失声痛哭……此后每到农历新年,他都会去看望妻子,并?#25353;?#22905;回家。三年后,他平反了,他把自己的?#21482;?#21334;掉,把钱捐给了北京师范大学。
  1995年,一位离异女画家看到他这种生活状况,红着眼圈说:“启功教授,您太辛苦了,您需要一个女人好好?#23637;恕!?#24182;要求留下来陪伴他走完后半生。启功告诉她:“没?#20449;?#20154;能够取代宝琛在我心中的位置。”女画家不甘心,几乎每天都到启功家里?#23637;?#20182;的饮食起居,为他誊写书稿,交流绘画心得。?#27597;?#26376;后,女画家?#21097;骸?#35753;我留下来好吗?”启功摇摇头:“我心里只有宝琛,再容不下任何女人了。
  他一个人住着十几平米的陋室,每日粗茶淡饭,日子过得孤独清苦。“她和我共苦,却没有享受一天的清福。她为我受了一辈子苦,我也要受些苦才好!”为了防止有人给他介绍对象,甚至把双人?#19981;?#25104;单人?#30149;?#20182;食之无?#21486;?#22812;夜?#20004;?#22312;思念之中,只能将泪与思?#30340;?#25104;文字,任心与?#22987;?#19968;起颤?#19969;?
 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自难忘。在章宝琛去世后的二十多年里,启功一?#32972;两?#22312;无尽的哀思中无法自拔。但他无儿无女,无人可诉。他弥留之际对?#23376;?#35828;:“生同衾,死同穴,我死后,一定要把我和宝琛?#26174;?#22312;一起。”
  2005年,启功带着对章宝琛的思恋溘然长逝。人死后若灵魂真的有去处,那么启功见到他思念的宝琛可以?#26223;?#22320;说:“姐姐,那个赌是我赢了!”你把一生?#20960;?#20102;我,我定要守着你。在这七十三年看似不协调的爱情里,启功却得到了最坚定的支持和最满足的幸福。
  对宝琛来说,启功就是她的一?#23567;?#32780;启功的一生得一宝琛,足矣!
  我们常说,爱一个人很难,但一旦爱上,便再也难以走出。
  【原载《人生与伴侣》】
  插图 / 章宝琛 / 佚 名
上一篇:父亲的奔跑 下一篇:药渣
标签
?#35753;?#25991;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
六码六肖中特
彩票精准计划软件 重庆老时时开奖360 江苏时时开奖规则 北京pk赛车8码稳赚技巧 p62开奖中特别号有奖吗 中国体肓彩票开奖信息 全天幸福飞艇计划 黑彩技巧 重庆时时三星彩走势图网易 双色球